• 展览现场1

    展览现场1

  • 展览现场2

    展览现场2

  • 展览现场3

    展览现场3

  • 展览现场3

    展览现场3

  • 展览现场4

    展览现场4

  • 展览现场5

    展览现场5

  • 中国日报中国日报记者(右)于展览现场采访

    中国日报中国日报记者(右)于展览现场采访

  • 斯坦福东亚研究院顾问Sandy Miller(中)

    斯坦福东亚研究院顾问Sandy Miller(中)

  • 伯克利东亚图书馆馆长Peter Zhou(左)

    伯克利东亚图书馆馆长Peter Zhou(左)

  • 樵夫先生签名售书

    樵夫先生签名售书

1 /

展览介绍

 《汉墨楚韵:卢步东书法展》序言


 
      2012年秋,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参展西湖艺术博览会,经刘云老师之邀,卢先生前来参观,他气质清峻,要言不烦,显然通透明达之士。之后,我们艺术中心与钦哲艺术中心在杭州诸多合作展览活动,他都拨冗前来,接谈甚多,略知其际遇之奇,又得观其书跡,笔墨沉酣,饱有真趣,深為嘆服。

       卢先生1949年生,祖籍福建,一岁时随祖母定居杭州。其外祖父吴淦,為清末民初杭州名书家,母亲工小楷,姑父、姑母也皆通经善书,经常把笔授书,如同己出。幼时和家人寄居杭州水福庵,又得方丈信空法师的照拂。故卢先生能自幼学书,根基牢实,并為终身之好。

      公务纷忙,也未曾輟笔,常临池以抒怀遣兴,退休之后,更是倾心力於此道,纯為个人之修养,极少示人。昔有“乌纱帽底好题诗”之说,今则有“乌纱帽底好写字”,卢先生的低调内敛,非常让人感佩。他的书法,筑基既深,取法於秦汉之隶、简和北碑之朴拙浑厚,又得晋唐帖学之结体精严,自然流露一己之修养、性情和 阅歷,形成了厚朴而不流於板滞、新巧又不失之险怪的面目,“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情怀於笔墨之外,趣味横生,让人玩味不已。数阅其精品,事后回味,感受 如见清人金冬心、近人李一氓之书。今蒙杭州钦哲艺术中心大力协助,精选佳作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分两集出版,并选力作50餘幅来美展出。

      卢先生的叔父卢福寧将军,姑父刘仁将军在两岸分治后,均為台湾政要,这一家族背景,对一直在大陆生长的卢先生的遭际自有影响。数十年中,卢先生从业几多,数经生死,周游甚广,见识颇丰。“文革”后,先后任杭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民主建国会浙江省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委员(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十一届)、浙江省旅游集团总经理等。如此际遇自是非常人也,自是理解他书法风貌的要诀之一。

       卢先生以“樵夫”自署,也颇耐人思量。王维名诗《终南山》末句“隔水问樵夫”,意味不在“问樵夫”,而在“隔水问”。问也者,诗人也,士人也,官场得意、 失意抑或半得意人也,反正不是砍柴人;隔水者,非深沟,非大壑,不深不浅 、不急不缓之小溪涧也,有间距,但又不遥远。深山老林中,一问一答间,流水潺潺,野趣横生,士人也算半个砍柴人。这大概是中国隐逸文化里深蕴的心理图景吧?这是我自己的猜测。不知卢先生以為然否?
 
                           

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  舒建华
                         2014年10月



—————————————————————————————————————————————————————



修炼习字“三悟”


      我百日抓阄,得一宣纸,时正值杭州解放之日。我的一家随祖母从外省迁杭州定居,寄住水福庵,与姑母姑父同住。那时虽家道中落,时日清苦,姑父姑母于我视同己出,再得方丈信空与众眷属相携,却也平安。
幼时见姑父整日伏案,研读《周易》,撰写《易》注,往来长辈,亦为其学究同僚,闲来颂吟辞赋,牵我同唱。我常围着书桌,为其手书板桥体折服;母亲承外祖父衣钵,专攻小楷;姑母每日教我握笔、习字、读帖,始于柳颜。平时活动,便随师父进入庵堂,聆听众僧念佛诵经,颇受熏陶。
      年青时渐渐喜欢阅古文钻故纸堆,尤以简碑拓本为甚,直至于今。虽工作变化,做过诸多行当,增了些历练;读了些书,又周游万里,长了些见识;但始终对读书习字难以释怀。
      中国文字一脉相承,从结绳记事到甲骨文、钟鼎、石鼓,从秦简汉简楚简到汉碑摩崖,从魏晋到唐宋元明清,从书法来说,我深感简碑对于中国书法应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承前启后,作用非常。
      修炼习字感悟颇多,以“源”、“神”、“新”三字为要义,特记之:
      一悟“源”:简碑书法,是当时人的“说话”、“念词”、“记录”,要注重体味当时的氛围,追源寻根,笔笔应考究,字字求出处,有依有据,“入古”“入流”,又不能离谱。特别是字细节的丰富,即字的构架之严谨,骨骼之端庄,排列之有序,起笔之气势,收笔之了然。但又不能拘泥于细节,而忽视大格局、大气象,全幅应成一体,力求浑然天成,同时又表现出大格局下文字的精致细微之美。
      二悟 “神”:书法的本质特征之一是书写性,尤其是简,是当时情景的记录;碑亦然,先书写后刻于石,虽已有了加工修饰,但碑上主要体现“神”似,所以习简碑要充分体现手写的特征,连贯融通,平而不平,直而不直,似连非连,似断非断,气承一脉,不刻意,不率性,究其“形”,更要求其“神”。说到“神”,九分勤,一分悟,注重字的内涵,开悟方“神”。有神方能出新。
      三悟“新”:简碑纸三种材质不一,表现形式当然顺应历史变迁,但万变不离其宗。如何在宣纸上表现简的酣畅流利,“随意率真”;碑的古拙苍劲,“浑厚质朴”;在宣纸上追求三者合一的新意,追摹古人的审美真谛,使古、朴、拙的笔法与宣纸、墨韵三者的自然结合,并使之表现出简和碑的本质面貌,赋当今新意。
      总之,多读简、碑、拓、帖,篆、行、隶、草,从一个字的点撇横竖捺勾提开始,分解其中各要素,取其精、择其优;解其意、重组合。集百家之长,整合一体,节奏灵动,动静有章。力求字古拙意浓、质朴有韵。
      时日众友力促出一书法集子,“三悟”心得亦为自序,名《汉墨楚韵》,希骥观者得悟同我。



樵夫

2014年7月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坐落于钱塘江畔,是一所集合艺术展示、艺术交流、艺术收藏、文献整理的综合艺术机构。 作为一家年轻的艺术机构,但是我们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坚持。艺术作为一种精神的产物,是人们美好内心的一种外化,任何美好的艺术是不受国界,种族,文化所限制的这些人们留下的宝贵的创作最终会被我们去感知,被我们去理解,并且会带来人们反思,这是艺术给我们带来的非常重要的一种东西,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迫切需要的;我们非常愿意将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下人们对美,对艺术的不同阐释带来这里,让更多的人能够去感触,去体会到它们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