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介绍

“水墨”作为中国画之精髓,早已成为中国文化的符号。然而,今日之水墨与昔日之水墨,虽有着内在的发展脉络,其形态风格却早已呈现出大不同的面貌。纵观当代水墨艺术,与董巨范李及元四家时代之水墨相比,它们早已摆脱了传统程式,呈现出更加多样的形态和更加开放的意识——这是历经千年的中国水墨对于新时代以及新世界的回应——正因近百年来的不懈求新,中国水墨非但没有在现代化过程中走向终结,反而成功应对来自西方艺术的冲击,尝试与当代思想意识交流融合,由此走向新生,终成为当代世界艺术中一块不可或缺、独具特色的艺术拼图。



2013年3月苏立文在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鉴赏故友张大千1968年的泼彩画作

 

      水墨当代化进程的背后,是无数艺术家的心血和求索,其中,于上世纪漂洋过海、远赴美国的几代艺术家,对于当代中国水墨面貌之影响尤其深远。上世纪五十年代赴美的张大千,在创作中开始尝试泼彩,这是传统中国画应对西方和当代艺术挑战的第一步,其作品已初具抽象意味,但整体上却仍然保持着中国水墨画的风貌;后来六七十年代赴美的刘国松、冯钟睿,则凭着对于西方抽象艺术更为主动的接纳和更为深入的体会,走得更远——在台湾的“五月画会”时期,他们就已开始尝试在中国画创作中借鉴西方绘画的抽象表现主义精神,赴美后,他们开始在水墨作品中使用拼贴、喷绘、拓染等手法,利用各式各样的西画颜料以及多样化的媒材,制造复杂多变的肌理效果。他们的画风由具象走向抽象,不过与此同时,这些作品的核心精神仍具有浓重的中国文化色彩,来自传统的水墨意境;八九十年代赴美的年轻一代艺术家则进一步打破了传统水墨的边界,郑重宾、谷文达、杨诘苍,除了在画面上使用丙烯、锡纸等材料堆叠,探讨水墨在三维空间中的无限可能,更发展出装置、影像等形式的作品,比起前辈们在水墨艺术中使用西画媒材,他们更加大胆地开始尝试脱离“画材”,通过更多媒介来探索“水墨”的极限,比如光线、影像、声音……在这些艺术实验中,对于“水墨”本身的变化与表达潜力的探索成为重点,“水墨”开始成为一种更加开放的形式,具有更趋国际化的风格特征——而其中隐含的,常常并不明确的中国气韵,更多是艺术家成长积淀与精神特质的自然流露,而不再是一种刻意追求。


 

2012年12月侯北人(右二)、胡宏述(右三)在郑重宾(右一)画作前


      本次展览,我们特别遴选了不同时期的四位赴美艺术家作品——侯北人、冯钟睿、胡宏述、郑重宾——他们的艺术风格正可以代表中国水墨在美探索的阶段性演进。


      侯北人的艺术风格,正与张大千一脉相承。他生于1917年,青年时期曾留学日本九州大学学习社会学,因自幼喜爱绘画,经友人介绍先后师从黄宾虹、郑石桥学画,早期风格受黄宾虹影响较大。1956年移民美国,与曾在香港相识的张大千重逢,其时正值张大千开始尝试泼墨和泼彩,张大千对侯北人说“中国画和西洋画摆在一起时,很容易被人家吃掉,非变不可。”应该说,这一时期与张大千的交流对侯北人的影响是深远的,不过,侯北人的厚朴气质和天性,让他并没有立即开始趋新就巧,追求夺人眼球的效果。他会花很长时间去仔细体味大师前辈的言传身教,经过三五十年的思考和实践后,终于形成了属于个人的成熟风格——在他恣意挥洒的泼墨作品中,黄宾虹的浑厚华滋被赋予了色彩,而张大千深沉苍厚的青绿两色则为更加明快的红、绿、黄、蓝所取代,明亮的色彩,健朗的风格,表现出侯北人内心旺盛的生命力。应该说,在侯北人这里,黄宾虹和张大千的艺术创造得以推进,是中国艺术非常伟大的幸运。侯北人现居美国加州。



侯北人作品  绿蚁新醅酒  46 x 53 cm



 侯北人作品  若书法中之狂草  137x 69 cm


      冯钟睿生于1934年,其堂叔父为中国著名哲学学者冯友兰。如果说侯北人是在张大千所开创的方向上更进一步,那么冯钟睿就是推陈出新的先锋。早在1961年的台湾,他就曾加入刘国松创立的“五月画会”,用棕榈毛片自制刷笔作画,尝试将西方抽象风格融入中国水墨,呈现出空灵潇洒、抒情意味浓郁的作品风格。1966年他的作品入选李铸晋教授策展的《中国山水画的新传统》美国巡展。其作品被旧金山迪扬博物馆、丹佛博物馆、圣地亚哥美术馆、巴尔的摩博物馆等公立博物馆收藏,也被Avery Brundage、洛可菲勒三世等重要美国收藏家收藏。1971年冯钟睿得到洛可菲勒三世基金会的资助,游览欧美访学。1972年圣地亚哥美术馆举办他的个展。1974年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个展,1975年移民美国。移民美国后,冯钟睿开始尝试以丙烯与水墨混合作画,创作媒介渐渐由宣纸转向画布,同时,与美国当代艺术的接触进一步丰富了他的创作手法,他开始采用拓、印、粘、贴、滚等手法,在画布上制造层次丰富的肌理效果,而其中融合的中国书法断片以及斑驳龟裂如残垣断壁的表面质地,让冯钟睿的作品在充满现代意味的同时,又呈现出浓重的历史沧桑感。九十年代后,冯钟睿开始对佛学产生浓厚的兴趣,他对世界的探索与思考融会于画作当中,呈现出一种沉静凝重的风格,著名艺术史家苏立文称赞他的艺术“更趋成熟,而没有失去早期以来便具有的诗情。”冯钟睿现居美国加州。



冯钟睿作品  2013-3  122x98cm



冯钟睿作品  11-6  122x98cm

 

      胡宏述生于1935年,与冯钟睿属于同代人,于六十年代赴美,任教于爱荷华大学设计系。著名设计师出身的胡宏述于七十年代开始尝试作画,而其作画动机就是挑战当时一度流行的“中国画不能使用西方材质、技巧,而只能用中国毛笔、中国纸和中国墨来表现中国意境”的理念。他早期的尝试持续了二十多年,直至九十年代,胡宏述才开始将他的画作公之于众。胡宏述的画作全部使用西画颜料在画布上完成,却具有中国水墨的气韵——画中只有黑白两色,在独特的肌理效果之中,相互对抗、浸润、冲突、渗透,有如阴阳二气在宇宙之间交感互生,其中仿佛蕴含着自发生长的能量。这些作品的画名皆取中国单字,具有暗示意味而并不坐实——可以说,从名字到形式,胡宏述的作品都呈现出一种典型的“中国式抽象”,与道家哲学中“大象无形”、“言不尽意”的主张不谋而合。胡宏述成功地以西画材料技法创造出的“中国意境”,不仅仅做到了形式上的相似,更做到了精神内核上的接近与契合。而其作为设计师的素质,也使其作品呈现出谨严的空间感和构图,呈现出一种无可挑剔的理性之美。胡宏述于2015年2月在美国爱荷华州逝世。

 


胡宏述作品  巧  76x71cm



胡宏述作品  灵  122x132cm


        郑重宾生于1961年,作为更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他作出了更加大胆的探索。学习传统国画出身的他却始终不能满足于重复前人程式化的创作,为寻求突破,他于1988年离开母校中国美术学院,赴旧金山艺术学院留学。郑重宾对于水墨艺术现代化的探索是极具主动性的,他进一步突破了赴美前辈们的材料与技法,在水墨与丙烯中加入定型剂,在纸面上堆叠、塑造,营造出粗壮、扭结、具有雕塑感的立体表面,将二维平面的水墨艺术引入三维空间。同时,郑重宾把“光”的概念引入水墨艺术,将具有反光性的亚克力彩混入画面,利用亚克力彩及水墨本身对于空间环境光线的反射,将“光”物质化,通过材料、质量、重量、光暗的变化互动与组合,打破了水墨艺术局限于平面、静态的传统,传达出截然不同的视觉体验——郑重宾的目的,就是极尽所能地扩展水墨表现力的边界。长达十年的探索,让郑重宾在国际上崭露头角,成为纽约佳士得拍卖公司水墨展览中强力推荐的画家之一。2011年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和旧金山中华文化中心联合举办了郑重宾个展《白墨》,2012年的巨幅作品《季节的末端》(190x721cm)是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有史以来首次订制的现代水墨作品。郑重宾之所以得到关注,很大程度或许正因为他的水墨风格更趋国际化。郑重宾曾说:“我是对水墨这种媒介感兴趣,而非对传统风格感兴趣,但水墨本身就是传统。”近些年,郑重宾的作品渐渐消隐了前期的张狂和诡异,趋于平静和深广,中国古典绘画传统中最有价值和争议的部分,开始消融在他所创造的新的水墨空间中。同时,他也开始尝试通过影像、装置等形式,呈现水墨扩散、渗透、消融的动态,以此探讨水墨艺术的本质。郑重宾现居美国加州。



郑重宾作品  Untitled  246x125cm



郑重宾作品  Unknown Landscape  137x137cm

 

      三代人,四位艺术家——从他们的作品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中国水墨远在异域的创造与发展。艺术家们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异国的探索,对于中国水墨在当代国际艺术环境中寻找新的发展方向,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而对于中国美术发展史来说,这一段突破传统、不懈探索、大胆实验的历程,同样具有不可忽略的意义。正值G20峰会在杭召开之际,我们正希望能够通过这几位艺术家的作品,向世界展示中国艺术在国际上所取得的成就,将中国当代水墨在美国的创造与突破,呈现给更多观众。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坐落于钱塘江畔,是一所集合艺术展示、艺术交流、艺术收藏、文献整理的综合艺术机构。 作为一家年轻的艺术机构,但是我们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坚持。艺术作为一种精神的产物,是人们美好内心的一种外化,任何美好的艺术是不受国界,种族,文化所限制的这些人们留下的宝贵的创作最终会被我们去感知,被我们去理解,并且会带来人们反思,这是艺术给我们带来的非常重要的一种东西,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迫切需要的;我们非常愿意将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下人们对美,对艺术的不同阐释带来这里,让更多的人能够去感触,去体会到它们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