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年6月亚洲艺术博物馆长许杰(左三)在加州乐居侯宁画室

    2017年6月亚洲艺术博物馆长许杰(左三)在加州乐居侯宁画室

  • 2017年秋辽宁博物馆马宝杰馆长(左二)在加州乐居侯宁画室

    2017年秋辽宁博物馆马宝杰馆长(左二)在加州乐居侯宁画室

  •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舒建华在开幕式发表讲话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馆长舒建华在开幕式发表讲话

  • 原南昌大学博物馆馆长、旅美画家余春明在开幕式发表讲话

    原南昌大学博物馆馆长、旅美画家余春明在开幕式发表讲话

  •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总经理彭辰主持开幕式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总经理彭辰主持开幕式

  • 艺术家侯宁在开幕式发表讲话

    艺术家侯宁在开幕式发表讲话

  • 1985年侯宁《水乡》在旧金山画廊展出

    1985年侯宁《水乡》在旧金山画廊展出

  • 侯宁自自画像

    侯宁自自画像

  • 1976年侯宁在太湖写生

    1976年侯宁在太湖写生

  • 城隍庙

    城隍庙

1 /

展览介绍


    自2012年起,硅谷亚洲艺术中心和杭州钦哲艺术中心通力合作,把美国的优秀华人画家的作品推广到中国大陆,承蒙各界的大力支持,影响和成效日益显现。今天我们又很荣幸地推出旅美油画家侯宁的作品展。
     侯宁,祖籍浙江舟山,1957年生南京,从小在上海长大,他的父亲是知名的放射科专家,与刘海粟先生邻居,相知甚得。他五岁开始学画,少年时得到刘海粟、周宗琪、陈钧德、丁国佩等大师名家的指授,1980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1983年,在刘海粟先生的鼓励下,赴旧金山艺术学院留学,1989年成为该校有史以来的首任华人绘画教授。1988年到1996年间,旧金山联合广场的著名画廊Maxwell Gallery等为他举办过三次大型个展,共有150余幅油画作品被美国收藏家和艺术机构收藏。侯宁以油画在美国深接“地气”已然成为一个传奇
     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南二十里许,有镇叫乐居,是英文Locke很好的中译,房子都是中式的,只有一条主街,两层的木房临街都有遮阳避雨的长廊。一百多年前,一些铁路华工发现水土丰美,就在此聚居,耕种为生,按他们故国老家的样子建了房子。时至今日,乐居成了美国唯一的中国村落。
     1988年画家侯宁在偶然的机会来到乐居,触电般地找到他在美国的归宿。他决定在乐居定居,由他的美国太太开车送他去旧金山上课。那时候的乐居,已经从最高峰的二千多居民没落为荒村,常住人口只有五六人。侯宁觉得很幸福。一住就快三十年了。
     侯宁结婚时就对太太说:“我所有的心思都在画画上,我们就把画当作孩子吧。”1996年他卸却旧金山艺术学院的教职,完全投入创作中。原创作品题材之广、品质之精、数量之大,美国华人油画家无人可比,即是全美的油画家恐也是罕见其匹。在今年出版的「乐居」画册中,我们精选了他的80余幅作品,可以部分见证他的愿力和成就。他对油画民族化的探索达到了令人惊讶的高度。侯宁说:“我是中国人。中国人画油画,不仅仅是用西洋的油料、画布和技法来画我们擅长的中国题材或元素,我还想做到用中国画的笔法去表现西方的任何题材。”
     2010年冬,侯宁在乐居镇附近的Regina Ambrose 庄园的临时画室里创作大画,乔布斯突然走了进来,“他又黑又瘦,整个人好像变了形”,侯宁后来回忆说。重病中的乔布斯在侯宁身后佇立看他画许久,之后又细看了边上的一些作品,对侯宁画笔之奔放有力和用色丰富细膩大感奇异,乔布斯指着一幅灰白色调的侯宁自画像说:“我想收藏这一幅。”侯宁说:“很对不起。这是我最心爱的我自己。”
     乔布斯大概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拒绝他的要求。事后我曾问起侯宁:“你这么不给乔布斯面子呵?”侯宁说:“我从不用电脑,也没有iPhone,哪里知道他那么伟大。”
     2015年冬,承蒙旧金山总领馆任发强副总领事的介绍,我认识了侯宁,并在2017年4月在硅谷亚洲艺术中心举办侯宁的画展“独行”。2018年2月又举办了他新的个展,更广为好评。

    今年6月,钦哲艺术中心举办侯宁在中国大陆的首次大型个展,其中不少作品是他来杭州沉潜三个月的独造。去国35年,今又回国首次画展,为了突显侯宁对艺术燃烧般的激情,我们把这个展览定名“归来仍是少年”。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 馆长
舒建华
2018年6月于桑塔克拉拉





杭州钦哲艺术中心,坐落于钱塘江畔,是一所集合艺术展示、艺术交流、艺术收藏、文献整理的综合艺术机构。 作为一家年轻的艺术机构,但是我们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坚持。艺术作为一种精神的产物,是人们美好内心的一种外化,任何美好的艺术是不受国界,种族,文化所限制的这些人们留下的宝贵的创作最终会被我们去感知,被我们去理解,并且会带来人们反思,这是艺术给我们带来的非常重要的一种东西,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迫切需要的;我们非常愿意将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下人们对美,对艺术的不同阐释带来这里,让更多的人能够去感触,去体会到它们的魅力。